当前位置:巴彦文苑
文苑人气榜

王树人

人气: 4183

李广臣

人气: 1833

孙玉章

人气: 408

警 喻

人气: 405

wangshuren

人气: 247

作者:王树人时间:2017/2/15 浏览数:21179

原载河南郑州《老人春秋》杂志2017年第2

 

抗日女英雄陈若克抱着女儿英勇就义

 

王树人

 

陈若克,祖籍广东顺德,1919年出生于上海。1936823日,在上海某工厂做工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成为工厂中共党支部负责人之一。1937813日,日寇进攻上海后,陈若克随工厂内迁到武汉,因接头有误,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为了寻找党,她毅然只身奔赴延安,可是艰难地走到山西境内时,正赶上临汾战起而受阻,无奈只得返回武汉后,因“违反厂命,参加抗战活动”而被工厂开除。失业后,她决定再去延安。这次当走到山西晋城时,看到城墙上贴着“华北军政干部学校,招收进步青年”的招生广告后,就前去报名。华北军政干部学校当天正好由校长朱瑞(江苏宿迁人。时任八路军驻第一战区联络处处长)亲自面试招生。陈若克来到面带微笑的朱瑞面前后,就急切地问道:“阿拉(我)要报名,找哪位?”朱瑞一听欣喜极了,因为在这到处都是北方口音的地方,突然来了一个说乡音的南方少女。于是他笑容可掬地用乡音说:“找阿拉就行,来来,侬(你)先填表格。”这口吻,就像是对小妹妹般温柔而体贴。就这样,陈若克成了华北军政干部学校的学员。在学校,因朱瑞亲自给学员授课,故陈若克对才华横溢,出口成章的朱瑞格外敬佩。三个月后,陈若克结业留校工作并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曾任晋冀豫区党校组织科副科长。193881日,陈若克和朱瑞结为伉俪时,朱瑞把自己1927年在苏联莫斯科克拉辛炮兵学院学习时购买的一直舍不得佩扎的一条皮带作为新婚礼物送给了自己的美丽妻子。

19396月,受党组织派遣,时任八路军第一纵队政委的朱瑞和陈若克一起到山东工作。朱瑞曾任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等职。从10月起,陈若克任中共山东分局妇委委员、八路军山东纵队直属科科长。在沂蒙山区,人们对陈若克印象最深刻的是:她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人,她对自己的衣着非常在意,总是穿着列宁装,腰间系着朱瑞送的那条皮带并别着一把小手枪。

1940726826,陈若克参加了在沂南县青驼寺召开的山东省联合大会并被选为省临时参议会驻会议员。此大会期间的86,出席大会的妇女代表选举成立了山东省妇女救国联合会,陈若克当选为执行委员和常务委员。后来陈若克在从事妇委工作时,发动中老年妇女参加抗日救国会;发动青年妇女成立青妇队、识字班和姐妹剧团,演出街头剧、小话剧、歌舞等,进行反对买卖婚姻、反对虐待妇女的宣传;还编写了《妇女手册》和《识字课本》等,使当时山东妇女工作取得可喜成绩。1940年底,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才几个月,就碰上了日寇的“扫荡” ,孩子因患重病无法医治夭亡。当时,21岁的陈若克心如刀绞,痛哭不止;朱瑞强忍着悲痛,劝妻子说:“整个民族都在苦难中,孩子的性命算不了什么的。”陈若克忍住悲痛,继续忘我地工作。

194111月初,数万日寇大举“扫荡”沂蒙山区。当时的陈若克正住在被称为“沂蒙母亲”的王换于老人家中,王换于看到陈若克已经怀胎八个月,曾劝陈若克就地隐蔽,但陈若克执意要与部队一起转移,并说:“我是个领导干部,要是为了个人安全躲起来,怎么号召同胞们去抗战?”王换于只好把陈若克送出了村庄跟随部队转移到蒙阴东北部的大崮山。117夜晚11时许,一股日寇就要爬上山顶时,部队决定突围。突围中由于阵痛加剧,陈若克的行动越来越慢,渐渐与突围的队伍失去联系。当日寇拥上来,陈若克下意识地去掏枪,可是,手枪已被别的同志带走。于是她怒目圆睁,徒手与日寇拼命,最后是被日寇用枪托砸昏。被捕的陈若克被押入沂水城后,在日寇面前直截了当地申明自己和丈夫都是“干抗日的”、“枪毙、刀杀随你便”。在狱中的第三天,女儿出生后,日寇假意送来牛奶,但陈若克打下日寇手中的奶瓶,让女儿跟着自己一起绝食。当陈若克意识到自己时间已经不多了后,就把自己裹伤的纱布拆下来做了一顶小白帽,又从自己破烂不堪的内衣上撕下一条红布,叠了一个小五星缝在小白帽上并戴在女儿头上。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把流着血的手喂到女儿的小嘴里,说的是:“孩子,你来到世上,没有吃妈妈一口奶,就要和妈妈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你就吸一口妈妈的血吧。”

19411126,惨无人道的日寇杀害了陈若克母女。陈若克抱着女儿英勇就义时年仅22岁。后来,虽然陈若克母女的遗体被日寇派人看守着,但八路军几经周转,终于冒死把陈若克母女的遗体抢运出来并送到王换于家中。王换于卖了两亩地,买了口棺材,又将婴儿的遗体单独装进一只小木匣,放在陈若克的棺材上面,葬在了自家的菜园里。朱瑞闻讯悲痛不已,奔到王换于家要看妻子最后一眼时,干娘说啥也不让看,因为太惨了,陈若克的头被敌人割掉,身上体无完肤,唯有腰中还系着朱瑞送她的那条皮带,那是他们爱的见证。

陈若克和朱瑞这对在抗日战争开始后相识、相知和相爱的革命夫妻,虽然相聚的日子不多,分别在各自的岗位上为了打击日本侵略者而忘我地战斗着,但却恩爱有加。因此在194277日(抗战五周年纪念日),朱瑞在其亲笔撰写的《悼陈若克同志》一文中说:“她死得太早,是革命的损失!妇女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因为我们是衷心相爱的夫妻和战友啊!但她的死又是党的光荣!妇女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因为她和我们前后的两个孩子,都是为革命而牺牲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让我们心里永远联结着亲爱与仇恨,一直斗争到最后的胜利吧!” (抗战胜利后朱瑞曾任东北民主联军炮兵纵队司令员等职。1948101在辽沈战役攻克义县县城的战斗中牺牲。在党中央向全党发出的唁电中,毛泽东亲笔写的是:“朱瑞同志的牺牲实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之巨大损失。”)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输入字符长度请小于200